高訂已死,街頭萬歲萬歲萬萬歲?

我愣了一下,豁然開朗之餘,卻也不勝唏噓。

這篇"Streetwear is Dead; Long Live Streetwear" 在我的手機網頁裡面存了好久,卻一直都不知道如何消化它,過去總覺得自己無法體會作者真正的意思— 標題為什麼要說「Streetwear已死」,後面又接著「Streetwear萬歲」呢? 後來某日和友人談及所謂Haute Couture (高級訂製服)與Streetwear (街頭服飾)在時尚裡所扮演的角色,我從各自的起源說到現今的發展,突然到這篇文章的話,愣了一下,豁然開朗之餘,卻也不勝唏噓。

早在1890年代,法國巴黎就有設計師品牌這檔事,天天為著貴族夫人們量身縫製一件件華服,而這就是我們所稱的高級訂製服。奢華布料、合身剪裁,貴氣逼人的Haute Couture隨著時間慢慢演變成Ready-to-Wear (成衣),更多的設計師崛起,時尚的範圍才又向更低層的社會大眾擴張到現在,無論出身貧賤,人人都可以享受時尚。然而,Streetwear恰恰相反,在滑板以及衝浪次文化盛行的加州誕生,之後加入嘻哈、重金屬等元素,在叛逆的青少年之間發揮影響力。而後透過名人以及時尚品牌推出聯乘系列 (Rihanna x Puma、Kanye West的 Yeezy,噢,怎麼能忘了紅通通的 Supreme x Louis Vuitton呢?),將品牌價值提升,神不知鬼不覺地從滑板的U型池爬上了時尚伸展台。

_ALE0009.jpg

Virgil Abloh的 Louis Vuitton秋冬19男裝系列。

photo via Vogue Runway

"It’s not just the fact that streetwear today has very little in common with what it used to be."

當Vans不再只是滑板好手的配備、腳踏Yeezy的男孩說不出五首Kanye的歌,而身穿Stüssy的女孩不會衝浪的時候,Streetwear文化已死,殘留的僅剩外殼。而時裝周只是沒有改名為街頭時裝周而已,從Vetements、Demna Gvasalia的Balenciaga,到Virgil Abloh的Louis Vuitton,那些高級布料製成的Hoodie不僅深得消費者的心,也模糊了Haute Couture與Streetwear的界線。就這樣,一百年的時尚典雅一夕之間連個影子也沒有,真正的街頭文化不復存在,膚淺的Streetwear則大喇喇地霸佔每個時裝周。沒有人在乎Converse是怎麼來的,沒有人記得LV的歷史,就連設計師一心只想著要如何設計出下一個It bag,卻忘了那些黃金年代。時尚變了樣,可怕的是,我們根本分不清楚它是真的換了張臉,還是另外一個曇花一現的流行而已。

或許珍貴的Streetwear年代離得太遠,久到已經失去原來的樣貌了,或只因為我們趕不上潮流變遷的速度而有所怨言,我只願時尚週期可以再走快一點,不要失了Streetwear的精髓,又忘了Haute Couture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