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你來說,時尚是什麼?」這是小小的碎念,卻是深刻真實的體會。

「對你來說,時尚是什麼?」

這個問題在過去的半年裡,我聽到不下十次。從實習面試的編輯口中聽到、和朋友的閒聊中談到,甚至在我隨意瀏覽YouTube的時候,也會看到標題斗大寫著「What is Fashion to You? 」的影片,好像我不自己先想個答案出來,整個世界也非要我得出個結論。這個答案當然見仁見智,取決於時尚在你平常生活裡的地位: 你或許只有在衣櫃前才會思考要穿什麼,簡簡單單不用太複雜,反正穿衣服不就是蔽體遮羞而已,又或許你把時尚視為表現自己的方法,追求潮流,更求打扮得獨一無二。

或許你也會想到「穿著Prada的惡魔」(Devil Wears Prada)裡面雜誌總編女魔頭米蘭達(Miranda)訓斥安迪(Andy)的一段話,「And you're also blithely unaware of the fact that in 2002, Oscar de la Renta did a collection of cerulean gowns. And then it, uh, filtered down through the department stores and then trickled on down into some tragic Casual Corner where you fished it out of some clearance bin. However, that blue represents millions of dollars and countless jobs and in fact you're wearing a sweater that was selected for you by the people in this room from a pile of stuff.」

對很多人來說,時尚是錢堆出來的,是「奢侈」,是「另一個世界」的代表,然而米蘭達的話精準指出了它是從伸展台影響到你家轉角的家樂福。時尚無所不在,你可能不知道,當你從架上取下一件中意的衣服時,其實是Balenciaga的設計師為你選的。

↑ Fashion people already know the essence in this clip, but if you don’t, I suggest you to watch it NOW.

Prabal Gurung 秋冬2017系列,當時 #metoo運動剛引發熱烈討論,而系列最後則由模特兒們穿著不同的女權標語T恤走上伸展台。

Prabal Gurung 秋冬2017系列,當時 #metoo運動剛引發熱烈討論,而系列最後則由模特兒們穿著不同的女權標語T恤走上伸展台。

向來創意無限的 Viktor & Rolf 在2019高級訂製服系列也大展幽默風趣,厭世標語上身,「I am sorry, I didn’t want to come」、「No Photo Please」只要社交倦怠,就穿這些去。

向來創意無限的 Viktor & Rolf 在2019高級訂製服系列也大展幽默風趣,厭世標語上身,「I am sorry, I didn’t want to come」、「No Photo Please」只要社交倦怠,就穿這些去。

最近在讀的時尚歷史書《Fashion: 150 Years of Couturiers, Designers and Labels》,作者 Charlotte Seeling在自序裡描述時尚的意義貼切到讓我「拍案叫絕」,「Although all of us have to wear clothes, no one is obliged to follow fashion. Yet, most people do so with great enthusiasm because of its thoroughly seductive nature: always introducing something new, always different, sometimes glamorous, sometimes shocking, futuristic one day; nostalgic the next…..but never dull.」

有了時尚,「穿衣服」這件再簡單不過的事情也可以變得很有趣,任其揮灑創意,允許我們在外表上大做文章。1920年代也好、2009年也好,時尚所具備的前瞻性讓我們跳脫框架思考,讓穿著更符合我們的生活型態— 如同 Paul Poiret在 1910年代將女人從馬甲中解放,而 Giorgio Armani於70年代設計了屬於女人的西裝外套— 時尚與時代進化相輔相成,是文化的指標、社會的進程。

或許Giorgio Armani 現在紅的是它的唇膏,但是在經濟崛起、女性走入職場的1970年代,是他做出了屬於職場女強人的「Power Suit」。

或許Giorgio Armani 現在紅的是它的唇膏,但是在經濟崛起、女性走入職場的1970年代,是他做出了屬於職場女強人的「Power Suit」。

時尚反映時事,Gucci 早春2020系列中,品牌總監 Alessandro Michele 瞄準美國阿拉巴馬州《反墮胎法案》攻擊,「我的身體,我做主!」沿用1970年代女權運動口號,透過時尚發聲。

時尚反映時事,Gucci 早春2020系列中,品牌總監 Alessandro Michele 瞄準美國阿拉巴馬州《反墮胎法案》攻擊,「我的身體,我做主!」沿用1970年代女權運動口號,透過時尚發聲。

小小的碎念,沒有要大作文章,卻是深刻真實的體會。